2019/11
30
展
總策劃第1911期
徐允同江蘇
“昆曲奶奶”16年培育出25朵昆曲“小梅花”
徐允同,女,1945年9月出生,江蘇省昆山市千燈鎮人,昆山市千燈中心小學校退休音樂教師。2019年10月,徐允同入選“中國好人榜”。

徐允同事跡短片。視頻來源:江蘇文明網

  她,60歲開始自學昆曲。

  她,沒有系統地學過昆曲唱腔,卻成為了千年小鎮上的昆曲筑夢人。

  她,先后帶領25名學生成功登頂少兒戲曲藏峰,奪得“小梅花”獎。

  她,是耕耘不止的老“藝術家”,是千年小鎮上的筑夢人,是孩子們的“昆曲奶奶”。

  她,就是千燈“小昆班”創始人徐允同。

徐允同(中)帶著孩子們練習走臺步。圖片來源:看蘇州

  “原來姹紫嫣紅開遍,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……”在位于古鎮千燈的“小昆班”練功房,時常傳出略顯稚嫩而又柔美旖旎的昆曲唱腔。頭發花白的徐允同穿梭在孩子們中間,一字一句地教唱,一個動作一個動作地指點,和孩子們一同如癡如醉地沉浸在昆曲這一“百戲之祖”的藝術魅力中,完全忘了自己已是古稀之年。

  早在1989年,為傳承傳統文化,她就自行組建了一支學生民樂隊,并于1993年進京演出,以特有的方式讓人領略到民族樂曲的魅力。盡管如此,對于昆曲,徐允同卻不了解,還只是個“門外漢”。

徐允同(左)在教學中。圖片來源:昆山視窗

  2004年,江蘇省昆山市千燈中心校成立“小昆班”,邀請退休的音樂老師徐允同負責昆曲的日常教學。面對籌建任務,對傳統文化心懷敬意的徐允同沒有望而卻步。“雖然我不懂,但是我可以學。”她知難而上,在60歲頤養天年的時候,開始自學昆曲。

徐允同(左一)教孩子們傳唱昆曲。圖片來源:昆山市千燈鎮

  她輾轉上海、蘇州等地,拜訪專業的昆曲老師,求得老師的原唱錄音。回家后,一遍遍地聽,寫下曲譜;又一遍遍地聽,跟著發音學習唱法。她還買來專業的書籍進行研究,反復進行發聲練習,“逼”著自己練就專業吐氣、發聲。

  每個周末,蘇州昆曲團的老師們來給“小昆班”做專業輔導,徐允同也十分珍惜這樣的機會。她既當學生又當老師,和孩子們一起學習,從未落下一節課。她自費購買攝像機,把老師授課的內容全程拍攝下來,課后自己反反復復地回放學習,仔細揣摩領會老師的每一句唱腔、每一個動作,等自己完全唱熟了,才把領悟學習到的要領,一點一點教給孩子們。

徐允同(右一)耐心地給孩子們指導。圖片來源:昆山市文明辦

  昆曲好聽,但難唱。在昆曲學習中,劇情里出現的景物、景象大多是虛擬的,需要靠演員通過手、眼、身、法、步來進行表達。昆曲的發音是蘇州的古方言,有時一個字要拆成幾個字唱,孩子們對于昆曲唱詞的理解存在一定的困難。就好比在表演《牡丹亭》“游園”片段時,既要能表現出杜麗娘和春香優美的唱腔和身段,還要能傳遞出身處滿臺姹紫嫣紅、繁花似錦春色環境里的喜悅。

  為了讓孩子們能理解并很好地表達出來,徐允同沒少下功夫。她一面耐心地給小學員們講解劇情,一面寓教于樂、想方設法用孩子們能理解的方式講解表演技巧,直到孩子們心領神會,爛熟于心。經過多年的積累,她鉆研出一套獨特而實用的“昆曲唱法”教學體系。

徐允同(右一)在“小昆班”授課。圖片來源:昆山市千燈鎮

  由于“小昆班”是課外興趣班,小學員既要學好語、數、外等各科文化知識,還要抽出時間練習昆曲。為了讓孩子們“曲不離口、拳不離手”,徐允同又想出“見縫插針”“守株待兔”的方法。她守在學校里,利用課間、課余時間,看到哪位小學員空下來,她就教上一段,或者給孩子“開小灶”。

徐允同(中)為小學員整理衣裝。圖片來源:昆山市千燈鎮

  昆曲教學需要水滴石穿的精神,沒有十足的耐心是行不通的。許多個早晨,太陽剛剛升起,徐允同忙碌的身影便出現在“小昆班“的練功房里。拖地板、整理道具、燒水、排課表等,她事無巨細地做好教學準備。從早上教孩子們練聲、擱腿、下腰,到放學后再教唱詞、走臺步等,她從未松懈。

  徐允同的父親在世時,體弱多病,平日需要照顧。但是,擔心影響到“小昆班”的訓練,徐允同很少請假。她常常家里學校兩頭跑,為了病重的父親和“小昆班”孩子們的成長,再忙再累也默默堅持著。后來,在含淚送走病逝的父親后,她更是一心撲在“小昆班”的日常訓練之中。徐允同說:“只要能辦好‘小昆班’,我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!”

 

徐允同(左)教楊優練唱臺詞。圖片來源:昆山市千燈鎮

  如今,“小昆班”十六歲了,它就像是徐允同精心培育的孩子。而在徐允同的眼里,“小昆班”的學生就是她自己的孩子。徐允同除了給予孩子們學習上的指導,生活上也是關懷備至。

  “小昆班”學員楊優,身世坎坷,家庭條件極其困難。徐允同發現她在昆曲上異于常人的天賦,將她從輟學的邊緣拉了回來,不僅在學習上指導她,更在生活中時時給予她鼓勵、幫助她。楊優果然不負重望,很快成了學校里數一數二的“名角”,并成為第18屆戲曲“小梅花獎”金獎得主。

徐允同(中)和獲獎的“小昆班”學員。圖片來源:昆山市千燈鎮

  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”對于徐允同來說,對昆曲和“小昆班”便是這不知所起的“情”。在徐允同的悉心指導下,一批像楊優一樣的孩子在昆曲傳承的道路上脫穎而出。

徐允同(左)老師在給學習昆曲的孩子調整頭飾。圖片來源:光明網

  16年來,徐允同的辛勤付出也有了回報。截至目前,她教的“小昆班”學員已不下百人,共培育出25朵昆曲“小梅花”。孩子們在各種比賽中總能脫穎而出,多次摘得全國少兒戲曲的最高獎——“小梅花”獎;還有孩子考入上戲等高等學府繼續深造,學習昆曲。“昆曲故鄉終于后繼有人了!”這是讓徐允同最自豪的事,她欣慰地看到自己傳承昆曲的夢想正在實現。

  除了引領“小昆班”學員走入昆曲藝術的殿堂,徐允同還積極推廣“茶盤舞”等特色傳統文化,設立昆曲工作室,向小鎮居民義務教授昆曲聲腔和唱法。每周一下午,徐允同的昆曲教室里會來一群特殊的學生,她們都是跟徐允同一樣熱愛昆曲的老千燈人。

徐允同(中)和昆曲“老年班”。圖片來源:昆山市文明辦

  原來,徐允同滬劇、越劇樣樣都拿手,性格開朗的她在閑暇時總能給周圍的鄰居們唱幾段,于是慢慢認識了一些戲劇迷。“會唱滬劇、越劇的都很常見,但唱昆曲的還只見過徐老師一個。”跟徐允同學昆曲的張萬華說,自從聽了徐老師唱昆曲,就一下子被昆曲優美的唱腔吸引住了,“徐老師很熱心,看我們喜歡昆曲,就義務教我們唱。”2013年5月,昆曲“老年班”成立了,目前學員仍在逐年增加。

徐允同(后排中)與2014屆小昆班全家福。圖片來源:昆山市千燈鎮

  同教“小昆班”一樣,徐允同教這些老人們也格外上心。“我們都熱愛昆曲,在一起唱特別有意思,仿佛尋到了知音。”徐允同說,唱昆曲的路上有人陪伴和支持,讓她更加堅定了信心,“我教她們,她們再教別人,千燈是昆曲發源地,應該有越來越多的人唱才是!

  徐允同和她的伙伴們常常排演屬于她們自己的昆曲,并在古鎮的戲臺上演出。在徐允同看來,千燈“小橋、流水、人家”的古樸風貌似乎就是天然的戲臺,在尋常人家的院落,有人在輕聲吟唱昆曲,這是多美的畫面。

徐允同入選“蘇州市十大女杰”。圖片來源:昆山市千燈鎮

  說起昆曲,年過七旬的徐允同總是格外興奮。她說:“這是我這輩子最開心的事,能夠授課育人,又能傳承民族文化,還有什么比這個更有意義呢!希望有更多的人聽到,并喜歡昆曲、傳唱昆曲!

(中國文明網綜合江蘇文明網報道 實習編輯 李佳琪 責任編輯 陶恒)

  快評  

  文化之美,美在傳承。徐允同,以傳承昆曲文化為使命,以昆曲教學為基礎,以昆曲文化交流為延伸,在退休的年紀,潛心“育梅”,讓昆曲這門古老的藝術在新時代下煥發新的生命力,她是最美的“昆曲奶奶”。在她的傾心澆灌下,昆曲雅韻定能幽蘭飄香!

      更多好人
      更多>>
      視.jpg
      【第1907期】 錢夕洋:堅守講臺15年 罹患癌癥不放棄
      視
      【第1906期】 劉永強:十年立鄉野 只為百姓富
      視頻.jpg
      【第1902期】 蒲良培:把一切獻給黨和人民
      視頻.jpg
      【第1901期】 趙永明/王韜:揪心!民警和輔警被捅11刀堅持勇擒歹徒
      展
      【第1897期】 崔欣/周萍/張玉娟/顏雙燕:新天路上的“守護女神”
      北京麻将杠次多少钱
      赚客帝国是怎么个赚钱 斗米赚钱多吗 3d真人游戏 写钢笔字能赚钱吗 今日内蒙古快3一定牛 微转发赚钱是真的吗 军团再临wow如何赚钱 零投资推广什么最赚钱 侠盗猎车警车怎么赚钱